精彩视频

全程无痛!瑞士安乐死胶囊机按一键即可安乐死展出后饱受争议

  你敢相信吗?在瑞士,独自一人也能进行安乐死,按钮一按,就能够实现无痛死亡。

  最近,瑞士一款3D打印机制造的安乐死机器,通过法律审查。当人进入到机器内部,只需按下按钮,就可以随心所欲地结束生命,但这一发明也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。

  有些人认为,该机器简易地“死亡”流程,是对生命的不尊重,但也有一些人认为,这种安乐死的方法,能让够身患绝症饱受折磨的病人,安详、无痛的死亡,值得推广。

  安乐死,是指一些患有不治之症的病人,在生命垂危的状态下。由于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的折磨后,在患者本人真实意愿下,具有职业资格的医师,用较为人道的方法,使病人在无痛的状态下结束生命的过程。

  主动安乐死,也称为“积极安乐死”,是指主动对符合安乐死条件的病人,注射大剂量的,抑制呼吸系统,使其窒息死亡,或者向病人体内注射凝血剂,让人体内血液蛋白的凝血因子,造成血液的凝结,形成血栓,最后血管阻塞而死。

  被动安乐死,也称“消极安乐死”。是指医生对符合安乐死条件的病人,停止抢救措施,仅给予适当的维持治疗,任其在自然情况下离开人世。

  尽管安乐死在大多数国家仍没有合法化进行,但人们会对病情严重,而又无法治愈的病人给予临终关怀。

  临终关怀,就是对临终病人进行人性化的照看、护理,而非治疗性的照护,主要关注的是,如何减少临终病人身体上的痛苦。

  临终关怀的服务人员,主要以医务人员为主,同时也有社会团体、志愿者组成,是一项社会公益性事业。

  而安乐死主要是针对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病人,在病人真诚的委托下,具有职业资格的医护人员采取相关措施,提前结束病人的生命。

  在瑞士,合法推出的无痛自杀辅助机器“氮气死亡舱”,外形酷似胶囊,充满了科技感。是由支持安乐死的澳大利亚医生菲利普·尼奇克和荷兰设计师班尼克联合研发。

  该机器,经历长达4年的设计、研发、测试。现如今,已生产出三台样机,预计明年开始大规模生产和使用。自从该机器问世之后,最大的争议就在于它极其简易地“死亡”方式,让一些人难以接受。

  对此设计者称,该机器的优点是帮助想要安乐死的病人,自主地决定死亡,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,这也是“死亡”流程相对简易的原因。

  使用者想要启动设备,则需要躺在设备内部,回答完一个在线问卷,即可拿到启动设备的安全代码,而这个代码有效期是24小时。

  使用者可以在拿到代码后,立即启动设备进入死亡模式,当然,也可以再一次进行选择过完生命里的最后一天再离开人世。

  当使用者决定与这样一个世界告别时,躺在舱内有“透明模式”和“暗模式”两种选择。“透明模式”也可以称为互动模式,可以与周围的环境进行互动,将设备带到自己最喜欢的地方。例如,草地、海边、山脚下等。

  如果使用者不想在嘈杂的环境下离开人世,还可以再一次进行选择“暗模式”,也称为静音模式,就是让使用者一个人在舱内安静地离开。

  当一切准备就绪后,使用者只需按下舱内的按钮,内部容器中储存的氮气,就会由通道进入胶囊舱内部,只需30秒,舱内的氧气含量就会由原本的21%下降至1%,与此同时,二氧化碳含量也在逐渐减少。

  舱内的使用者在死亡之前,会感受到轻微的眩晕感和略微的兴奋感,主要是由于体内缺少氧气导致的。大约5-10分钟,使用者就会在安详中死亡,整一个完整的过程没有恐慌、窒息的感觉,仅仅一个人就能够实现安乐死。

  比起注射药物安乐死,这个机器最大的优势就在于,它具有便携性,可以去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,进行安乐死。死亡后,也可以直接将机器作为棺材埋葬到地下。

  据了解,打印出这样一个协助“自杀”的胶囊,大约要消耗4000到8000美元。相比于“传统”的安乐死方式,更节省本金,并且便携、自主。

  自从该机器发明以来,在网络上就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。一些医生认为,患有精神疾病或者“绝症”的人,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怀,而不是获得协助“自杀”的方式。

  当然,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,有人反对的同时,也有一些人表示支持。比如一些正在遭受病痛折磨的人,就想在生命的最后阶段,平静、安详、有尊严地离开人世,而这个机器就恰好能满足这些要求。

  由于每个国家的文化背景不同,所以,制定的法律也会有所不同。现在已经有一些西方国家开始支持安乐死,但在我国还没有合法化。尽管国内支持安乐死合法化呼吁声逐年递增,但也存在一些反对的声音。

  早在1988年,人民代表大会上就有专家提出关于安乐死的议案,不过当时并没有通过。近几年,呼吁安乐死立法的专家也慢慢变得多。

  尽管一些些西方国家已经实现了安乐死合法化,但由于每个国家的历史背景和文化、观念不一致,所以不能一概而论。而我国至今没有合法化,可能是有以下几个原因:

  安乐死,是由专业的医护人员对患者执行死亡,而这恰恰与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背道而驰,更违背了医护人员的基本道德职责。

  虽然一些患者会主动要求进行安乐死,但医生对于患者提出的请求,根本没办法判断其背后的真实原因。

  比如一些家庭贫困的患者,为了不拖累亲人,会主动选择安乐死,而这一举动就不能认定为是患者的真正意愿。所以,安乐死很难确保公平性,无法准确地衡量患者是不是满足安乐死的条件。

  在我国,不一样的地区,医疗水平也不一样。比如几十年前,被人们视为“绝症”的疾病,随着近些年,医疗水准不断提升,难题陆续被攻克。

  现如今的一些疾病,或许只是当下没有办法解决,跟着时间的推移,说不定在未来的某天,就会迎刃而解。所以,对于安乐死的实施标准始终难以把控。

  并且“消极安乐死”更接近于人的自然死亡,而“积极安乐死”则接近故意杀人。如果以法律的形式将安乐死确认下来,非常容易被一些人用来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。

  随着时代不断地发展,如何体面、尊严地离开人世,也成为了许多人关心的问题,那么安乐死到底该不该合法化呢?